新闻资讯

凤翔国际:从低谷到崛起,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并

时间:2018-06-24  编辑:

  凤翔国际:从低谷到崛起,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并非一朝炼成
  
  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第二轮即将结束,几乎所有夺冠热门都不同程度的遇到了麻烦,有些甚至连小组出线都已岌岌可危,比利时是唯一的例外。欧洲红魔除了第一轮面对巴拿马时曾在上半场短暂的受到阻击,并未受到其他太大的考验。尤其是本轮迎战突尼斯,更是拿出了本届世界杯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所有球队最好的一次的表现,水银泻地般的进攻,砍瓜切菜般的进球,一场毫无争议的大胜。虽然英格兰和巴拿马的比赛还未进行,但几乎可以确定比利时已经提前小组出线。在其他热门球队纷纷受到阻击的情况下,实力强劲的欧洲红魔已经展现出自己对于征服世界的渴望。
  
  然而,就在大约十年之前,比利时足球还处于巨大的低谷当中,不仅连续缺席了多届大赛,甚至想找出一名具有代表性的球星都是十分困难的事。如今,比利时足球不仅引来了人才的井喷,世界排名更是稳居前三,若是本次在俄罗斯登顶世界,也完全顺理成章。而他们的复兴之路,其实也有许多值得中国足球借鉴的地方。
  
  欧洲红魔的衰落:人才凋零与民族矛
  
  早在1904年比利时足协就已经成立,那时,他们已经是欧洲足坛的一只劲旅。1906年,比利时3-2战胜了荷兰,一位名叫皮埃尔的记者将身披红衣、作风彪悍的比利时人称为“红魔”,这是比利时“欧洲红魔”绰号最早的起源。而1963年比利时5-1狂胜由贝利领衔的巴西队,则让这个绰号声名大噪,那场比赛结束后,贝利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场比赛简直是魔鬼附体。”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欧洲红魔出现了第一个人才井喷的时期,恩佐-希福、威尔莫茨、瑟勒芒斯、沃卡特伦等球员都是名震欧洲的著名球星,而比利时国家队的成绩也在这段时期迎来了一个爆发。1980年欧洲杯,比利时一路杀进决赛,最终遗憾的获得亚军,但欧洲红魔却令世人震惊。而从1982年世界杯开始,比利时连续四届世界杯杀入最后的决赛圈,甚至在1986年杀进了四强,只是败在了如日中天的马拉多纳脚下。
  
  (图)恩佐-希福,带领比利时打进1986年世界杯四强的功勋队长
  
  然而,随着这批球星的逐渐老去,比利时国家队的成绩开始走下坡路。而随着国家队成绩的下滑,之前一直因为足球被掩盖的民族矛盾开始爆发,又进一步加速了比利时足球的衰落。
  
  比利时的民族矛盾曾经被列入全球八大民族热点问题之一,而集中表现就在语言上。比利时人主要是由弗拉芒人和瓦隆人两个语言及文化相异的民族组成。前者(人口600万)居住在同荷兰接壤的北部佛兰德地区,讲弗拉芒语,类似荷兰语。后者(人口大约340万)居住在同法国接壤的南部瓦隆区,讲瓦隆语,类似一种从未独立形成文字的法语方言。
  
  (图)比利时国内两大民族分布图
  
  两大民族之间的语言争端从二战结束之后就从未停歇,这也影响到了足球层面。因为语言不通,两大民族之间无法进行正常交流,再加上文化背景不同,甚至让他们互相排斥。而且在那时候,讲荷兰语的教练会重用弗拉芒人,而讲法语的教练则会更多选择瓦隆人。前文提到的带领比利时打进1986年世界杯四强的主教练蒂斯说过这样一句话:“千万不要召入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么优秀。”
  
  这种语言的分裂不仅导致了球队的成绩下滑,更是险些让比利时这个国家走向分裂。
  
  2000年欧洲杯,身为东道主之一的比利时竟然没能从小组中出线,这让民族矛盾彻底激化,两大民族互相闹着独立。而到了2007年,在比利时民族分化最为严重的时候,他们的世界排名一度跌倒了71名,而那时,国足的排名是76名。
  
  (图)2000年本土欧洲杯未能小组出线,促使比利时足球全面改革
  
  因此,尽管比利时还是杀进了2002年世界杯的16强,但那只是一抹落日余晖,之后便连续缺席世界杯与欧洲杯,曾经的欧洲红魔跌入最低谷。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欧洲红魔开始了他们的复兴之路。
  
  改革,从青训开始
  
  其实早在1993年,比利时足协就开始了青训改革的计划,不过那时他们的目标只是想效仿葡萄牙的黄金一代,从而将重点放在了U19和U21年龄段,2002年世界杯的16强算是这次改革的一次成果。但很快,比利时足协就发现这种改革并不能解决长远的问题,因此他们立刻调整了思路,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从娃娃抓起”。
  
  担任比利时足协技术总监的米克尔-萨布隆是这次全面改革的主要负责人,作为1986年随队打进世界杯四强的功勋球员,他亲历了比利时足球的辉煌时期,也就更加明白问题的所在,他将目光投向了那些刚刚接受足球启蒙的孩子。从2006年开始,经过长期调研与学习,他认为国内所有青年队、少年队都应该改打流动性好、冲击力强的4-3-3战术,同时所有青训教练应该将主要目标放在培养球员技术能力上,甚至鼓励球员进行1对1的突破。另外,所有青少年比赛的控球总时间不得少于比赛总时间的70%。为此,他还特意编写了一份教材,然后亲自拜访所有的青训教练,指导他们该如何使用这份教材。如今,比利时国家队云集了阿扎尔、卡拉斯科等一批脚下技术出色,善于盘带突破的球员,可以说就是这份教材的功劳。
  
  (图)米克尔-萨布隆,比利时足球改革的总设计师
  
  当然,萨布隆所做的改革还不仅如此。为了培养孩子对于足球的兴趣,他决定让少年队不以成绩论,甚至取消了U7和U8少年队的积分榜,而对于这个年龄段教练最重要的考核标准也设定为球员培养的成果。同时,他还出台了球员一旦从梯队晋升,那么便不得再回到原梯队比赛的规定。比如一名球员从U17升到了U19,那么就不得再代表U17进行比赛,即使是关键比赛也不行。当初孔帕尼在代表U21参加过比赛后,U19还想征召他参加欧青赛,就被萨布隆直接否决。在萨布隆看来,既然一名球员已经进阶到新的高度,那么他就不应该再回到原来的级别比赛,而是应该努力提升自己从而适应更激烈的竞争。
  
  另外,萨布隆的改革并非只是针对培养球技出色的球员,而是更加注重球员的综合素质。他规定青训营的学生每周只需要保证20个小时的足球训练,其余时间应该都放在学业上。这样培养出来的球员具备更高的综合素质,也更有利于在球场上的表现。而且一旦某位小球员无法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他也会因为学业没有被耽误而有更多的人生选择。

http://51jq.xyz/ 版权所有